欢迎访问运城博物馆!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馆内新闻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馆内新闻
【讲座摘要】从农业历史溯源中华文明作者:系统管理员 来源:运城博物馆 发布时间:2019/3/29 18:26:42 浏览次数:975

    2019年3月23日,我馆邀请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教授、著名农业史专家、中国农业历史文化研究所所长、中国农业历史博物馆馆长樊志民教授做《从农业历史溯源中华文明》讲座,200余名文化爱好者参加了讲座。                                 

    讲座中,志民教授从独具的自然禀赋、智慧的生存理念、强大的更新和完善功能三个方面阐述了五千年中华文明得以延续的原因是中国的农业没有犯颠覆性的错误,并就传统农业文明与智慧的当代价值进行了分析和探讨。下面就此次讲座内容进行重点整理,以供大家参考。 


在农业历史中溯源中华文明  
   

    “世界文明的兴替可以说是你方唱罢我登场,一个文明能在世界民族之林屹立数千年,我想他肯定有一些非同寻常的地方。英国的哲学家罗素说过这样一句话,中华文明在世界古国里面是唯一一个得到延续和没有中断的文明。罗素他还说,他说中国人学佛学,但是中国人没有变成印度人,中国人也学西方的科技,但是中国人没有变成欧洲人。我们经常讲文化自信,如果我们的五千年文明没有中断,这可能是我们最值得自信的地方。”  
    “我们的基本观点是:中国农业文明没有中断是中国的农业没有犯颠覆性的错误。我们的文明没有中断可能得益于三个方面:一是独具的自然秉赋;二是智慧的生存理念;第三就是强大的更新完善能力。”  

    一、独具的自然禀赋  
    (一)适宜的纬度,即中纬度地区。中纬度地区,它的温凉寒暑,给予植物一个周期性的指示,在这样的指示下我们的春种、夏长、秋收、冬藏顺理成章地完成。 


    (二)我们辽阔大地,由北到南有多样的农业类型。北方草原的风吹草低见牛羊、我们中原厚重的旱作农业,我们江南灵秀的稻作风光。在世界诸多国家中,一个国家三大农业类型兼具的很少,这三种多样农业类型的结构功能优势互补。北方人的遒劲,中原人的厚重,江南人的灵动,我们只有一个农业的话,我们的中华民族的性格可能也是单一的。  
    (三)我们中国西高东低的地势。这样的地势与我们的中华文明有什么密切的关系?天倾西北地陷东南,日出东方,我们中华大地阳光普照。阳光普照这是农业发展的一个必要条件。 
    (四)我们气候规律的雨热同期。我们的农作物、森林、草场,需要阳光普照的时候刚好雨水降下。雨热不同期会如何呢?这时候,气温上升,需要浇水,恐怕首先带来的是农业投资问题,老天爷降水,不再需要人工投入。西亚、北非、南欧便是雨热不同期,农业的成本代价远比我们高些。 


    (五)河流的走向。我们曾从农业历史角度比读过四大文明古国的地图,发现其他的几个国家河流基本上是南北向,古埃及的尼罗河南北向、两河流域南北向、印度的印度河、恒河虽然有点斜,但考虑到海拔上升很快的因素基本上也是南北向的,只有中国的河流基本上是东西向的(黑龙江、黄河、淮河、长江、珠江)。  


    南北向河流垂直于纬度,随着纬度的变化,河流的上中下游往往会形成不同的农业类型。异质文化并存,容易产生不同农业生产类型之间的矛盾与冲突,最后玉石俱焚,文明毁灭;而东西向河流平行于纬度,沿河形成的往往是相同的农业类型,做到了同一类型农业区域面积的最大化。 
    黄河流域厚重的农耕文明与长江流域富庶的农渔文明互为双子星座,具有强大的结构与功能互补性,抵御灾异与耐受冲击的能力也进一步强化。   

    二、智慧的生存理念  

    “夫稼,生之者地也,养之者天也,为之者人也”,天地人三要素围绕着养殖动植物构成了铁一样的三角关系。地生万物,天养万物,而人实际上起到的是组织管理照料的作用。我们在和天、地、生物之间,不是什么事情都可以做的。实际上在农业里面,什么事能做,什么不能做,农民有理性地判断。农业是个磨练人的心性的产业,就像刚出生调皮捣蛋惹人生气的小孩,到最后的长成过程。一个农作物种下去,将有漫长的等待,而且需要尽心地照料。照料过程替代不了它的生命过程,拔苗助长式地帮助只能物极必反。所以在我们应对世界的时候,没有把自己看作是可以征服和改造世界的。这样的观念是非常智慧的,尤其是适用于农业生产。  
    (一)中国人的敬天心理。 “天何言哉?四时行焉” 。敬天还是基于农业的产业需要,考虑我们应该如何去做。最典型的便表现在中国人对老黄历的依赖,国家如此,老百姓亦如此。国家与民间有事都要把它拿出来看看,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按时令安排政事,组织生产。国家历来视授时颁历为大事,最害怕的就是逆天而动乱了季节,它对农业生产的影响往往是致命的。宜做什么,不宜做什么,看起来好像带着神秘色彩,实际上很可能是对自然规律的尊崇。我们如果把天当作自然规律,这里边并不存在太多的迷信色彩。 
    (二)对年节的选择。我们的老祖宗曾在十月过年、十一月过年、十二月过年,到最后我们的老祖宗把时间定在了正月。孔子说“夏数得天”,这几种历法中只有夏朝的历法与农业的节律相同。我们的春节正好在立春和雨水中间,立春意味着春种、夏长、秋收、冬藏这样节律的开始。从民国元年,我们便采用世界公历纪年,他的精准程度高,但是城里人喜欢用阳历,农民仍然习惯于用农历。阳历年大概在农历的11月与12之间,除了用来计时作息以外,无法利用他来安排农事。  
    (三)习惯于以月相安排农事。与西方歌颂太阳不一样,我们中国人对月亮的感情很深。划分一年365天为十二个月,可以根据月相亏盈判断时日、安排农业活动,具有以简驭繁之效。一年有限的节日中,两个与月亮相关。正月十五一过,老农便知道我们该上地干活了,意味着一个新的农业活动周期的开始,到了农历的八月十五,我们该收获的庄稼已经收获,老天爷帮了我们很大的忙,我们要敬月。实际上,这两个节日是农业活动周期的开始与结束。 
    (四)二十四节气的巧妙利用。二十四节气是中华民族的原创性贡献,现在已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   阳历比较准确,农历不太准确。经常用农历,可能会出现季节完全翻转的情况。如何矫正呢?中华民族用他伟大巧妙的设计解决了这一问题,就是我要提到的二十四节气。太阳在黄道上运行,天文学家经常也会搞错。但是我们的老祖宗把太阳运行所带来的变化,通过二十四个时令、气候、物候的节点反映出来,这是一种对科学的普及与简化。农历加上二十四节气之后,变成了阴阳合历。虽然以月相观察为主,但节气却对应了自然界的四季变化,所以在农业生产与农民生活中被普遍使用。二十四节气,太阳如何运行我可能不知道,但是我只有记得“清明前后,种瓜点豆”就足够了。 
    (五)中国人对土地的依赖。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在农业历史文献里的表述是“山处者林,谷处者牧,陆处者农,水处者渔”,这可能是中国人因地制宜的最高境界的表达。如果不这样,缘木求鱼,代价太大。因地制宜,让我们在农业安排上少了一些盲目性。我们的北方草原,中原旱作,江南稻作类型的形成,一是自然秉赋所决定的,另一方面是我们的老祖宗因地制宜、合理安排利用的结果。 
    《齐民要术》中提到“顺天时、应地利、用力少、成功多”,如果不这样,“任情返道,劳而无获”。这样的一种设计,让我们也少了投入的代价。 

    三、强大的更新完善能力  

    在原始社会末期,我们的老祖宗就把水稻这样一种高产作物奉献给了全人类。我们的水稻传到朝鲜半岛、传到日本、传到东南亚,传到全世界,日本人把这条路,向外传播水稻的路叫做“稻米之路”;秦汉隋唐的时候,大家知道我们的“丝绸之路”开通了,沿着这条路,我们把西边的好的畜牧品种,瓜果蔬菜传了进来。当然我们传出去的两样东西,大家都知道,一个是丝绸,另外一个是茶叶,实际上这两样东西是我们中华民族农业里面的商品性生产,用现在的话来讲,就是给我们赚足了外汇。明清以来的“海交之路”引进的高产与经济作物,满足了我们人口增长与商品性生产的需要。 
    这样一个漫长的沟通交流过程,我的前辈石声汉教授用了四个字把他讲清楚了。形成了一个中外农业科技交流史的一个提纲,老先生说,凡是农作物里面命名为“胡”的,都是从丝绸之路引进来的。凡是命名为“海”的,都是魏晋南北朝以后从海路传入的。还有一些作物命名为“番”, 实际上是宋明的时候,开了番局司以后从泉州广州这些地方传进来的。1840年前后传进来的所有的都叫“洋”。这些东西我们中华民族拿来为我们所用,促进了我们文明的更新和完善。  
    “我实际上写过一篇中外农业科技交流的文章,起了一个比较文气的名字,叫《域外引种作物的本土化研究》,杂志的编辑他把这个题目改成了《农业进程中的拿来主义》。我说这个编辑真是画龙点睛啊。我作为一个学者没有想到。在我的这篇文章中,我提出了域外引种作物的本土化需要经历三个阶段:一个叫风土适应,适应不适应,我们可能都知道,我们中国有一句话叫,“橘生淮南则为橘、橘生淮北则为枳”,为啥这样,风土不适应。所以,引种里面首先有一个风土适应的问题;第二个层次叫技术改造,通过我们中华民族的聪明智慧,我们进行一些栽培方面的技术改造;我说第三个层次叫文化接纳。  
    辣椒,是美洲开通以后才传进来的一种蔬菜,辣椒传进来以后,对我们中国一个最大的变化,是把中国的“五味”改变了。问及现在的“五味”大家可能都会说,酸甜苦辣咸。我们中国过去的“五味”叫酸甘苦辛咸,我们的词汇里边,还存在着我们原来的五味。我站在这里讲很“辛苦”,大家坐在下面听也很“辛苦”,辛、苦是五味里两个不太好的味道,我们都经历了,所以很“辛苦”。辣椒,变成了一种文化现象,凡是讲到辣椒的时候,马上和干练、热烈联系起来。好多女同志在这里坐着,叫一个“辣妹子”那实际上意味着对你的一种评价。这样一个系统,我们没有看到保守,我们没有看到封闭。我们中华文明能数千年持续发展,和她的自我完善与更新的机制有关系。   
  
    四、传统农业文明与智慧的当代价值  

    (一)“我们要重新审视我们对农业文明、工业文明的认识与评价问题。   
    我们过去想到工业文明和农业文明对比的时候,经常会想到这样一些词汇:一个是先进、一个是落后;一个是保守、一个是创新。我想,应该不是这样。“我把这个问题做过一些比较,我说首先是一个长时段和短时段的关系。放到历史进程里边,我们人类90%左右(的产业)历史左右恐怕都是出于农业时代,而只有10%左右是工业时代。长时段的路我走过来了,路遥知马力。另外一个,老马识途啊。我们曾经犯过一些什么样的错误,怎么可以避免这些错误。对于刚出来的,经历短暂时间的工业文明可能有点莽撞。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可能还不太清楚。还有一个我可以比较,我说农业与工业都是人类生存的必要产业,但是这个话有点学术。农业是人类生存的必需产业而工业不一定是人类生存的必需产业。我们的房子可以住的小一些,我们的车可以差一些,要不了命,但是我们如果一天不吃饭,一日三餐,少了一顿都不行。农业和工业还有一个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农业它是一种柔性的产业,而工业是一种刚性的产业;农业它是一个以血缘为纽带的亲情关系,工业社会是一个以地缘为标志的社会。从文明的时态来讲,我可以讲农业文明是过去时、现代时,而工业文明是现代时或未来时,农业文明的智慧,工业文明可以用,而工业文明的智慧不一定能返回去作用于农业文明。这是我的一个表述。”   
    (二)关注农业文明的消失   
    城市与工业化的快速推进,极大地改变了我们的生产生活方式。这是中华民族数千年发展史上从未有过的重大变局,我们当然应该为之在欢欣鼓舞,尽情地享受新生活、拥抱新文明。不过,当我们终于变得接近工业化、现代化、科学化时候,我们发现现代化带给我们的并不是我们完全想要的东西。如能源与资源的巨量耗费,土壤水源空气的严重污染,化肥农药超标,食品安全性的降低等,有的已经成为我们需要着力应对与解决的问题。相形之下,农村的田园风光、清新的空气、绿色的食品,甚至出入相助、邻里相扶持的社会结构与生活方式都在逐渐成为稀缺性资源。在农业文明的快速消失的进程中,我们如何传承这是一个问题。”   
    (三)“把工业生产的方法套用到农业上”的认识误区   
    现代农业给我们带来的高产、丰收与现代化是勿庸置疑的,但是在最早推进近现代农业的一些国家和地区,开始重提尊崇农业的自然再生产特点问题。农业作为一个生物生产,它有它自己的规律。我们需要工业的武装,但是如果完全套用,给我们带来的可能是适得其反。反对把工业生产的方法套用到农业上,大规模集约化养殖动物、大规模单一作物种植、利用人工设施进行反季节种养等。   
    (四)借鉴农业文明的智慧   
    现代化工业化是人类文明发展的大趋势,我们如何趋利避害,在现代化进程中避免重蹈他人覆辙?有人说过,现代的中国是历史中国的延续,现代的中国文化是我们传统文化的继承和升华。我们要发展,但是我们不能改变我们的基因、不能割断我们的血脉,这可能就是传统农业文明他的生命和价值所在。陆游有诗曰“汝果欲学诗,功夫在诗外”,中华民族传统的绿色哲学与农业智慧,它的史鉴作用不可低估。 
 

地址:运城市东部新区魏风街
邮编:044000
电话:0359-6365909

Copyright 2014-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晋ICP备14007981号 运城博物馆版权所有
地址:运城市东部新区魏风街 电话:0359-6365909 邮编:044000

扫一扫关注博物馆公众号